【唐 耀州窑茶叶末釉注子】纹饰以芙蓉花、牡丹、萱草为常见。

耀州窑,北宋名牌瓷窑之一。1959年挖掘,窑址以今天陕西铜川黄堡市为代表,包括陈炉镇、立地坡、上店等处于,宋代属耀州,故名。

图片 1

耀州窑洞唐代既开发烧黑釉、白釉及青釉瓷,曾使用化妆土。玉璧底碗及积聚酱彩朵花多少盖盒是彼典型器。北宋常常因青瓷为主,兼烧酱色釉器。北宋蒙、晚期是耀州窑的景气期。器型以碗、盘、碟、罐、瓶、盒、炉为主,也发渣斗和各式小杯。胎质灰白而薄,釉色匀净。由于胎中含铁,在煤窑自然氧化气氛下烧成,使青釉或圈足周围呈现姜黄色,形成了耀州窑洞青瓷的独有特色。装饰以刻花为主,线条遒劲流畅,北宋中期以后,出现印花装饰。

定窑,宋代北部著名瓷窑。窑址在河北曲阳溪磁村。始烧于晚唐、五代,盛烧于北宋,金、元时代逐渐衰退。北宋必窑以烧造白釉瓷器为主,装饰方法发生划花、刻花、印花和捏塑等。纹饰以莲花花、牡丹、萱草为广大,画面简洁生动。

1953年京城广安门外都发现巨额镂空有龙凤及花卉绘画的耀州青瓷,证实耀州窑确曾发烧了贡瓷。金、元时代继续烧造。元代胎釉渐趋粗糙,花纹图案较简单,亦烧白地黑花器。宋代耀州窑对四野制瓷业有很酷影响,河南临汝、宜阳、宝丰、新安、禹县以及广东、广西等于地都烧制类似之刻印花青瓷。

定窑除烧白釉外还兼顾烧黑釉、绿釉和酱釉。造型以盘、碗最多,其次是梅瓶、枕、盒等。常见在器底刻“奉华”、“聚秀”、“慈福”、“官”等字。盘、碗因覆烧,有芒口及因釉下传而形成泪痕的特点。

【唐 耀州窑茶叶末釉注子】

印花

高17.6cm,口径10.8cm,底径9.1cm

陶瓷纹饰工艺。即用雕有装饰纹样的瓷质印模,在并未干透的瓷胎上磕印有花纹,或用刻有纹样的模子制坯,直接以瓷坯上预留花纹。印花装饰始为北宋中期,成熟为北宋末年。纹饰多以盘碗的里部。宋代定窑印花题材以牡丹、梅花、莲花、萱草为多表现,菊花次的。布局有缠枝、折枝、转折等办法,讲求对如。此外还有禽鸟纹、婴戏纹等。纹饰生动活泼,线条流畅。

注子撇口,短颈,硕腹,平底。短粗流,曲柄宽扁。施茶叶末釉,近底处无釉,釉层匀净,肥厚而润泽。

宋 定窑白釉印花菊凤纹盘

高4.3cm,口径19.2cm,足径12.7cm

图片 2

图片 3

盘敞口,坦底,弧壁,圈足,口沿露胎无釉处镶铜口。通体施白釉,釉色白中泛灰,外壁明显看出拉坯留下的旋痕以及蘸釉时预留的“泪痕”状垂釉。器里口沿模印回纹一全面,内壁模印荷花纹饰,盘心模印双凤菊花图案。外底镌刻清代乾隆皇帝御题诗一首。诗曰:

古香古色雅宜心,宋定名陶器足珍。

质韫珠光堪作鉴,纹镂花鸟具传神。

擎来掌上掬明月,题于诗被证旧因。

盛得朱樱千万粒,满盘琥珀为生辉。

晚签约“孟春御题”。钤“比德”、“朗润”两方章。

此件定窑白瓷盘上刚劲有力的美术线条、层次分明的构图以及因缂丝图案为摹本的凤穿花纹样,均以暖白色釉层的映衬下相得益彰。此盘在传世宋代定窑器物中不怕未精品,如白色釉面中出黑色杂质,修足也非雅规矩,但从乾隆皇帝题诗的选为堪验证当时定窑器物在宫中受宠的场面。此盘曾都流出宫外,20世纪50年间由国文物局购回并拨交故宫博物院藏。

定州于北宋经常凡商户云集的买卖重镇,这里不光生产瓷器也铸造金银器,同时还是丝织物的集散地。在这种很条件下,定窑工匠们当然会拿金银器的模造技法和丝织物的绘画以及白瓷的铸造技术结合在一起。所以定窑白瓷上之印花装饰,一开始即展示较成熟,具有十分高之艺术水平。

此器形制规整,造型饱满,具有老明确的时代特征。

宋 定窑划花缠枝莲纹葵瓣口碗

高6.8cm,口径19.2cm,足径5.7cm

图片 4

图片 5

碗口呈葵瓣式,镶铜扣,深弧壁,圈足。通体施白釉,外壁釉流形成泪痕。碗内刻划缠枝莲花纹和茨菇纹。外壁光素。胎体轻薄,胎面洁净。

计算花是定窑特有的装饰风格,所刻线条明快,飘逸潇洒。此件器物刻划的缠枝莲花在白色釉的衬托下若隐若现,反映出宋代陶瓷手工艺的巧妙水平。

划花

故此接近针尖状的竹木工具,在坯体表面用力均匀地待,划痕较肤浅,转折灵活,曲线为主,粗细一致,流畅活泼,注重形象的大概效果。纹饰之间交互穿插有序,布局平衡。

唐代耀州窑洞以烧青釉瓷与黑釉瓷为主。同时还烧造一栽铁、镁结晶釉,类似茶叶末色泽,故称“茶叶末釉”。

宋 定窑孩儿枕(残)

长15.2cm,9cm,高11cm

图片 6

图片 7

斯枕长方形托座,上串一枕头臂侧卧的沉睡小童,小童对眼微合,面带微笑,腰侧为枕面,枕面残缺,只余平粗有,可见釉下印有婴戏莲花纹。托座底中空,涩胎,无釉,上发黧黑书“元佑元年八月廿七日置太□刘谨记是。”此枕通体施白釉,釉色温润,纹饰清晰,线条自然,具有北宋肯定窑白釉器的显著特征。“元佑”为宋哲宗年号,元佑元年呢纪元1086年。

北宋来举世瞩目纪年款的瓷枕极少,此件孩儿枕造型逼真,形象生动,制作好,纹饰清晰,而且含有强烈的纪年款,也是时所知道的唯一一宗写起北宋元佑元年款识的瓷枕,其为宋代瓷枕的分期与断代提供了弥足珍贵的钱物依据。

注子亦如“执壶”,是史前酒器而非茶壶。盛行于唐中期至宋代。

宋 定窑白釉盏托

高6.5cm,口径8.6cm,足径8.2cm

图片 8

盏托上上杯形,口沿无釉,托镶铜口,圈足外扔。里外施白釉,杯口与托口沿各饰回纹一周。

此盏托造型规整,釉色温润,纹饰简单,具有美观而实用的特性。

盏托

停茶盏的承托物,是与海配套下的一致栽茶具,在宋代比较流行。瓷质盏托始见于东晋,宋代汝窑、定窑、钧窑、景德镇窑顶窑均产生烧制。托口沿除圆形还有花瓣形。

【五代 耀州窑青釉葵瓣口碗】

宋 定窑酱釉盖碗

通高6cm,口径12cm,足径5.3cm

图片 9

图片 10

图片 11

碗直口,深腹,圈足。盖顶置瓜蒂形纽。通体施酱色釉,碗口沿同环足管釉,露胎处上白色。

宋代定窑除以烧造白釉瓷器著称外,其黑釉、酱釉瓷器也相当可以,俗称“黑定”、“紫定”。与定窑白釉瓷器相比,这些用具烧造数量比较少,因此再次显出珍贵。

这种形象的盖碗,在宋代阴各窑场普遍烧造,以河南、河北片探访多,除酱釉品种外还呈现有白釉、青釉器物。这些器材一般无纹饰,也发各自以刻划莲瓣纹装饰。

高7.5cm,口径19.2cm,足径7.2cm

宋 定窑白釉刻花花卉纹唾盂

高7.4cm,口径17.8cm,足径4.6cm

图片 12

图片 13

图片 14

唾盂上部形状如盘,口内敛,中部束腰,下部形如圆盒底部,浅圈足。通体施白釉,釉呈牙白色,底部无釉。器盘部位刻划折枝花卉。

此器造型端正,胎细腻坚硬,釉质,细润光滑,是定窑瓷器被之佳品。

当下所显现唾盂多也宋代型,当时南北方各窑普遍烧造。此起白釉刻花唾盂,造型精致,釉色纯正,是不行多得的定窑白瓷精品。

唾盂

而如“渣斗”、“唾壶”、“唾器”,为古贵族宴饮时用来盛放兽骨和鱼骨的器皿。瓷质渣斗始自东汉,三皇家、两晋以及新兴底明代犹极为流行。

碗上五瓣花口状,口沿外撇,斜壁,浅圈足。腹壁自花口凹陷处起棱线。通体施青釉,釉层较薄,釉面玻璃质感强并开细碎片纹。

宋 定窑白釉刻花花卉纹梅瓶

高37.1cm,口径4.7cm,足径7.8cm

图片 15

图片 16

瓶小口折沿,短颈,丰肩,肩下逐步消,圈足,俗称“梅瓶”。通体施白釉,釉色柔和洁净,白中闪黄。肩部刻划菊瓣纹一全面,腹部刻缠枝莲纹,胫部刻上仰蕉叶纹。

此瓶造型挺拔,是宋代定窑梅瓶的正规式样,使用时承诺流起木座。釉质滋润,刻花清晰婉转,深浅不一,特别是所刻莲花,简洁典雅,线条流畅,显示出定窑刻花技巧的纯。

刻花、划花是定窑常见的装裱方式,常用于瓶、钵、碗、盘上。纹饰有云龙、莲瓣、荷叶、萱草、游鱼、游鸭纹等。

顿时件青釉花口碗,釉面虽起趟出来痕迹,但造型秀丽,釉色匀净,仍会反映出五代秋耀州窑青瓷的铸造风格。

金 定窑白釉剔花莲花纹腰圆枕

高15cm,长27cm,宽19cm

图片 17

图片 18

图片 19

枕头呈腰圆形,枕面前高后低。通体剔划花装饰。枕面为少枚莲花,花朵中和枕侧均剔划卷枝纹。从打造工艺及看,系先在轮胎上施化妆土,然后写出花纹轮廓,再以花纹内刻划叶脉,最后剔去花纹以外的地子,形成白地浅褐色花纹。素底无釉。

耀州窑洞烧制瓷器始为唐代,当时所烧造品种好加上。五代时期初步则坐烧造青瓷为主,其青翠莹润的釉面和精制美观之象,并无低于于当时声名显赫的越窑青瓷。

宋 定窑紫金釉葵瓣口盘

高3.5cm,口径17.9cm,足径5.9cm

图片 20

盘口外撇呈六瓣葵花状,腹部渐敛,近底处上折角状,故称“折腰盘”。器里外施紫色釉,外部施釉不到底,足墙露胎,足底心有釉。

此盘造型规整,是宋代北部地区周边的器形。其釉色匀净,折角线清晰,堪称定窑瓷器中之精品。

宋代定窑酱釉器和黑釉器的多少则比较少。酱釉器又叫做“紫定”,黑釉器又叫做“黑定”。此盘因釉色较肤浅,釉面泛黄色,所以这种酱釉器又称为“紫金釉”。目前所掌握除河北定窑烧制酱釉瓷器外,河北磁州窑,河南修武窑、鲁山窑、宝丰窑,陕西耀州窑洞,山西介修窑,甘肃安口窑对等也出烧制。

【宋 耀州窑青釉药王塑像】

元 定窑白釉单柄杯

高3cm,口径7.8cm,足径3.3cm

图片 21

海上漏斗形,敞口,斜直壁,圈足。外壁一侧置横“h”形柄。里外施白釉,口沿、足边无釉。

高45.0cm,底径10.5cm

随即是平尊宋代耀州窑烧造的青釉塑像,塑造一中等身长的伫立男像。其形像昂首挺胸,双目炯炯有神有精明,平视前方,两腮微鼓,双唇紧闭,神态安详。头戴蝴蝶结饰物,身披由树叶缀连而变成的长衣,左手托宝瓶,右手执草叶于胸前,腰间相关同一遍布带,赤足立于圆托上。通体罩青中多少带黄色的釉。

尽管像及未标注姓名,但培训的应允是众人敬佩为“药王”的孙思邈。中国医学史达为尊称为“药王”者虽起差不多口,但单单孙思邈享誉最普遍,影响无与伦比特别,受到医学界和民间的广阔青睐,为外开设纪念活动吗绝经常。孙氏是陕西耀县人口,耀县紧临铜川,大名鼎鼎的孙思邈自然会变成宋代耀州窑工匠的做素材。据说铜川老有药王庙,庙中供奉孙思邈像。

【宋 耀州窑青釉刻花菊瓣纹碗】

高5.1cm,口径13.2cm,足径4.1cm

碗敞口,圈足。里外都刻菊瓣纹,碗心印相同团花。通体施青釉,釉色青中泛黄,足边无釉。

此碗为宋代耀州窑洞青瓷的代表作品。在装饰方面,以碗心的同朵团花为主导,放射状地往外刻出一片片菊瓣纹,布局舒朗匀称,线条活泼明快而休错过规整,反映来立刻艺师们的审美观念,代表了耀州窑洞瓷器刻花工艺之隆起成就。

耀州窑洞瓷器上之刻花装饰让北宋中期向上成熟,到北宋终工艺更为精湛。

【宋 耀州窑青釉刻海道鸭纹碗】

高7.4cm,口径17.8cm,足径4.9cm

碗敞口,腹也六花瓣形,近底渐收,圈足。内壁蓖划海水纹,碗心刻划一逛鸭,外壁光素无纹。通体以青釉为扮演,釉色深沉,青中泛黄。

此碗造型优美,纹饰清晰,鸭纹的拟生动逼真,海水纹宛转自然,由此可见耀州窑洞瓷工们熟练的技能,是耀州窑瓷器的代表作品。

【宋 耀州窑洞酱釉碗】

高4.5cm,口径14cm,足径4cm

碗撇口,深弧腹,圈足,近足无釉。素面无纹饰。釉为棕色,釉色较亮。

酱釉瓷器是宋代中耀州窑洞瓷器中出现的一个初类型,为仿宋代漆器的作,其数据较多,仅次于青瓷。酱釉是同样种植为武器也着色剂的高温釉,釉料中氧化铁的总量及5﹪上述。

【宋 耀州窑青釉刻花莲花纹双耳瓶】

高24.5cm,口径5.5cm,足径9cm

瓶撇口,细颈,鼓腹,圈足。颈两侧对称置龙耳,腹上管辖凸起弦纹4道,下部阴刻两朵莲花图案。灰白胎。釉色青绿。

这个状的瓶式俗称“玉壶春瓶”。纹饰立体感强,花叶阴阳向背着分明,刀锋犀利,线条流畅,别有风格。

耀州窑瓷器多也灰白胎,但大多数器材透过青翠的釉层,使人头深感的却是雪、细腻之胎体,仿佛达成釉前就施一层化妆土,此件双耳瓶即为平例。实际上这是由胎土和釉料在烧成过程中生化学反应,形成一致交汇密合层所给予,这种光景在河南临汝窑及钧窑产品受也可观望,这是出于它运的坩土所含有成分相似所与。

【宋 耀州窑青釉刻花婴戏纹碗】

高8.5cm,口径20.8cm,足径4.8cm

碗敞口,宽唇,圈足。里外施青釉。碗内刻婴戏莲花纹饰,一肥的婴儿戏于三枚莲花之间,两亲手腕各戴一手镯,憨态可掬。

本条碗刻花精细,画面生动活泼。北宋后期,耀州窑装饰多得婴戏纹题材,此类构图还有少数婴荡秋千、四婴戏把莲等。

【宋 耀州窑洞青釉印花童子玩莲纹碗】

高4.5cm,口径14.3cm,足径3.3cm

碗撇口,深弧腹,矮圈足,足底沾窑渣。通体施青釉。碗内印莲花一束和四童子,四孩童分别手握紧莲花同样杆,身体呈不同之姿态作嬉戏状。

此碗婴戏纹饰抓住了幼儿体态的第一特征,用简短的轮廓线将其五官的纯真和肥胖的体态生动地刻画出。

宋代耀州窑青瓷装饰题材丰富多样,植物、动物、人物和宗教问题应有尽有。人物题材以婴戏纹较为多表现,赤裸人体的孩子,有的游戏为花叶中,有的匍匐扳枝,有的攀树折花,有的驯鹿赶鸭,有的抱球采莲,不拘一格。

耀州窑洞遗址遭受出土的印花陶范很多,上面阴刻的花纹为勤用要损坏,从而证实了这同一装修手段在当下一度大方以。

【宋 耀州窑青釉盘口瓶】

高19.5cm,口径9.5cm,足径8cm

瓶盘口,短颈,圆腹,圈足。胎体灰白。里外施青釉,釉色较肤浅,釉质莹润,釉面开细碎片纹。足边无釉。

此瓶造型浑厚,略呈石榴形,俗称“石榴尊”。

耀州窑瓷器中瓶式很多,瓶体或修长秀丽,或丰满端庄,但像此件石榴式样的瓶倒比少见,应为北宋初产品。这时期耀州青瓷釉面皆玻璃质感强,施釉都匀,大多开出细碎片纹,胎釉结合紧密,没有剥釉现象。品种为日用瓷为主,造型点与五代耀州窑洞瓷器有显的持续关系。

【宋 耀州窑印花碗】

高5.1cm,口径13.2cm,足径4.1cm

碗敞口,深弧壁,圈足。内外施青黄釉。碗心模印菊花同样枚,内、外壁分别采用剔刻放射性线条的法子表现菊瓣图案。

菊花和各种花卉是耀州窑洞十分大的装饰题材。此碗独到之处在让她以特有的犀利刀法将抽象的菊花花瓣与像之菊花花朵巧妙地结束合在一起,这种公然明快的绘画使人口感受及宇宙的鼻息。

【宋 耀州窑青釉人形执壶】

高29cm

壶体造型为平男儿,束冠,着长襟衣衫,双腿直立,微露双足。人身躯中空,头起孔洞也壶口,双手于胸前捧方口壶流,后背中央附曲柄。人物面部表情严肃严肃。通体施青釉,釉色青绿,匀净滋润,因衣纹线条折角处釉薄呈现出胎色而有立体效果。

耀州窑的瓷塑作品挺少,此件人形执壶无论是造型构思或工艺水平均可谓上乘佳作。

【北宋 耀州窑洞青釉刻花瓶】

高19.9cm,口径6.9cm,足径7.8cm

瓶小平口出沿,短直颈,丰肩,腹为下渐收敛,圈足。肩部有弦纹3志。瓶身以“刻花”为去,腹部刻缠枝牡丹花,下腹刻双层莲瓣纹。此瓶刻工刀锋犀利,深浅有致。牡丹花繁而未胡乱,花冠丰满,花枝缠绕,俯仰结合。瓶通体施青釉,釉面晶莹温润,玻璃质感强,釉层匀净。

耀州窑刻花青瓷为盘碗为多,瓶类较少。此瓶小口短颈,衬出瓶身的雍容饱满,刻线处积釉色深,凸起处色较肤浅,使花纹更加清晰,有立体绘画的效果,为耀瓷中之精品。

【金 耀州窑青釉刻花“吴牛喘月”纹碗】

高7.6cm,口径21.3cm,足径6cm

碗敞口,深弧壁,圈足。通体内外施青釉。碗内菱形开光内刻一轱辘明月高悬天空,一匹次牛前腿直立,后腿弯曲而跪,头部昂起,口微张。水牛周围和开光的外刻以消费拟纹饰。

此碗釉色莹润如大,刻花刀法流畅犀利,构图简洁明快,花纹生动自然,为耀州窑金代青釉刻花器物中之代表作品。

碗心中的图腾原名“犀牛望月”,经过考证应为“吴牛喘月”。它来自《世说新语》:“今之水牛唯生江淮间,故谓之吴牛也。南方多炎热,而这牛畏热,见月疑是天,所以见月虽然喘。”图案反映了北部金人统治下的汉族人民对战带来的殊死的活着压力深感畏惧的心理。

【金 耀州窑钱纹小壶】

高13cm,口径4cm,足径6cm

壶小口,溜肩,鼓腹,圈足。肩部一侧为同异折壶流,对承诺边为一带状缺少柄,口来平顶式带纽小盖。壶通体饰两组纹饰,肩部刻下覆的莲瓣纹,莲瓣上下各有少组弦纹。腹部刻錢纹,錢纹下扮演一志弦纹。通体施青釉,釉青中泛黄。

纹饰简单清晰,刀法犀利,风格粗犷,纹饰清晰。壶通体施青釉,釉青中泛黄。纹饰简单,为耀州窑洞金代突出的品格。